木白小说 好书推荐 历史小说《新宋》这样的网络小说,凭什么不能出版?

历史小说《新宋》这样的网络小说,凭什么不能出版?

说实话,真正吸引读者的只有两点:最真实的历史复刻与最严肃的历史复刻原则。

一直以来,网络小说囿于载体,并不能得到人们的普遍认可。但是无论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来看,都有一些作品可以打破这种局限。

《明朝那些事儿》算是一个现成的例子,但是他在创作方式上与大多出版书别无二致。

倘若要用常见的网络小说体系来得到人们承认,就必须要凭借知识与情感与读者产生共鸣,凭借硬实力圈粉。

在网络小说创作方兴未艾的那个时代,在大多数作者还用自己的作品来迎合网友内心YY、寻找读者爽点的时代,能做出这样的尝试,就是开创性的。

于是,把严肃真实的历史背景与虚构的穿越故事相结合,把历史的精彩作为自己作品的卖点,被戏称为《大宋时代周刊》的它,来了:

《新  宋》

作者阿越把现代的历史系学生石越扔到千年之前的熙宁初,用历史的知识来引领天下的大潮,这是小说开始的创作方向。

我们不难看出作者把自己代入了主角石越,还试图把读者也拉进宋朝的烟火中。但是说实话,真正吸引读者的只有两点:最真实的历史复刻与最严肃的历史复刻原则。

前期主角带来技术革命,大开金手指至今为人所诟病,但是最苛刻的书评家也不会否认石越来之前的大宋一如作者所勾勒。

在读者的反馈下,作者也看清楚了自己作品受欢迎的地方,恰好历史性是他要坚守的。

所以他开始去金手指化,失败后就有了反向金手指的设定。没有成熟的主角与没有成熟的作者,在一千年前的大宋与十年前的网络世界里面跌跌撞撞,不能说完全没有意识地进行开拓。

严格来说:抛开历史性的内容,《新宋》所作的大多数尝试都是失败的,作者觉醒前的思路和觉醒后思路的矛盾不可调和。

但是哪怕《新宋》的文学创作部分被否定、哪怕《大宋时代周刊》这样的描述变成了褒扬,《新宋》都代表了一条网络小说的出版之路。

事实上它的确出版了。

《新宋》的文青病很重,连常见的保大保小套路都变成了二者皆失。除非作者故意采用红楼梦的笔法,否则这种前后落差很容易逼疯一般读者。

作者坚持到底的“中国古代历史有其自在的规律”最后变成了史实决定论,主角穿越过去奋斗了一辈子所“新”之宋连燕云都没收回来,你说这不是反向金手指是什么?

小年轻石越在北宋学会了成熟,变成了一个北宋土著,《新宋》成为了《新越》也让人不满。殊不知正是这些看起来劝退的手笔,成就了这部作品出版的潜质。

很多现代读者,看《新宋》很容易被开头劝退,因为开挂太明显了。

加上《新宋》大名在外,很容易让读者产生“就这?”的落差感。到了后期,在内容上渐入佳境的时候,又不断发生各种人情纠葛、把中国古代政治与社会伦理恶的一面展现给读者,让人读着并不舒服。

不过当你在图书馆里的书架上找到这部作品,随便翻开就是历史的进程与个人的奋斗,偏偏两者还结合的非常紧密,自然会认为这是一部好作品。

我们说文学作品有骨肉皮筋,《新宋》的“骨”即故事框架先天不足、“肉”则无比丰满又不生累赘、“皮”有文学性的元素在内勉强合格、“筋”代表的各个小情节之间的联系个人认为是最好的。

可以说,如果不是写作路线的矛盾,《新宋》走纯网文或者纯出版书都能受到欢迎。而现在?《新宋》成了一本争议巨大的小说。更可怕的是,一版再版的操作让很多读者无所适从。

《新宋》塑造人物很有特色,但是架空人物大展其才,许多原本位面的天之骄子却为石党所压制。

纯文学化的塑造使得历史上群星的光芒不在,而主角的表现又明显不配压过这些人。再加上依据传统道德或者说“旧党”角度做出的道德判断,把与主角为敌的人污名化,这些部分无疑是极大的败笔。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刘在《三体》中对维德的塑造,读者把不满全部向主角程心发泄的反馈足以证明人心向背。

作者也许把自己代入了主角,不能容忍这样的结局。

而作者额外创造一幕幕悲剧,生造各种遗憾,更是成了招人讨厌之举。文艺作品可以不迎合读者,但是绝不能为了文艺而站到读者的对立面。在人物塑造上尤其要注意。

所以,《新宋》该怎么看?

我的建议是:闲来无事时,去图书馆的书架上,找到《新宋》。忘掉它网络小说的出身,然后随便翻开一页。如果你被他中间的精彩所吸引,你也不是不能接受它其他部分的瑕疵。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