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白小说 好书推荐 仙侠小说《灵山》凭什么这本书可以被称为“神作”?

仙侠小说《灵山》凭什么这本书可以被称为“神作”?

实际上原文提到灵山,指的是真人孙思邈为梅振衣留下的心印法诀,名为灵山。

灵山被认为是佛祖之山,寄托了人们对佛祖的一切要求。

此前有一部得过诺贝尔奖的小说就叫《灵山》,写的是作者在寻求治病灵山的过程中找到了内心的灵山。

从人们追寻的价值来看,前者堪称工具价值,后者可以认为是目的价值。当灵山非灵山时,灵山的意义也就显现了。

《灵 山》

徐公子的《灵山》虽然在内容和设定上不同于那一本灵山,灵山的含义却别无二致。

有些读者读完《灵山》,却并不记得灵山是什么,毕竟主角梅振衣修的是道。

实际上原文提到灵山,指的是真人孙思邈为梅振衣留下的心印法诀,名为灵山。无论是梅府的少爷,还是一代神君,梅振衣的所言所行都没从孙真人的道里走出来。这是梅振衣的灵山,也是从无到有之山。

书里的叙事,正是从无到有的过程。对读者而言,是走进梅振衣的灵山的过程。

作为一部穿越小说,正如徐公子在开始的陈述,非常少见地先叙述穿越前的生活后穿越的。从上帝视角来看,前面十几章的内容大可放在后面的回忆中,但是如果这样写,就失去了公子的本意。

正如前文所言,我们要进入的是梅振衣的灵山,简单来说,要经历梅振衣的心境。倘若把过往放在回忆中,那么梅振衣为何能成为梅振衣,就和他如何穿越一样无解。但是在公子的修真体系中,无解就是失败。

因此,《灵山》虽然说有穿越的性质,而且穿越后的故事构成了主线,但是毕竟不是穿越,反而呈现一种反常规穿越小说的范式。

正常穿越小说中主角能在新环境大展雄风,他们未必不会思念穿越前的世界,缅怀自己的过往,但是到底缅怀什么就不在作者的笔下,只在读者爽够了以后的遐思中。

但是梅振衣见何幼姑想到前世辅导员曲怡敏、为管家张果像前世收养他的梅太公而感到亲切……倘若没有这些前尘,就不会有梅振衣的作为。

但是如果没有这些作为,又哪来的后世那些人呢?放在这些人身上如此,放在梅振衣本人身上亦如此,到底是梅溪创造了梅振衣,还是梅振衣创造了梅溪?这就是缘法。

同样的问题还存在于历史之上,是梅振衣的穿越改变了历史,还是历史本来如此?记载的历史和真实的历史又有什么分别?对于没有穿越的人来说,记载的历史是否比真实的历史更真实?那么历史是什么?

徐公子的答案是:人们心中的灵山。灵山的主题之外,却更体现徐公子的笔力。

一如既往的修真体系不必多言,仍然非常严密。难的是把各种古代传说以主角亲历的方式再度演化,构造出了别样的完整。

当神话中的八仙展露身份,西游记里的猴子当面呲牙,哪怕是从最凡俗的视角来看,这些神话也是一座灵山。

和其他作品的呼应自不待言,对贯穿各部的真主角青帝来历也作了交代,将徐公子作品体系补完,同样是《灵山》之功。

将读者心中的神话体系补完,告诉读者今日为什么为今日,是灵山之功。

公子在本书中没有太突出的历史知识科普,但却用穿越打造了一部大唐的风情图。这不来自什么具体的认知,而是来自被细节的塑造。

唐代家奴一贯身份与地位带来的社会文化氛围,在公子的书中就体现地无比突出。哪怕来自后世的梅振衣称剑客梅毅为叔,梅毅心中乃至管家张果口中,还是将他视为家奴。

而读者读来,不会有任何感觉上的不适。用事件把历史打破,用细节将历史还原。与其说这背后凭借的是历史的记载,不如说凭借的是叙述对象本身的特质。

重写古代的历史,靠的不是站在现代人立场上的审视,而是立足于千年不绝的文化根基的回顾,再加上对千年不变的人性的思考,最终成了一本《灵山》。

《灵山》被许多老读者称为公子的封神之作,不只是因为其中要素众多,调和了不同喜好读者的口味。

更重要的是,徐公子用灵山之境写《灵山》。

对于一个读者而言,或许可以忘记灵山的具体内容,但是孙真人给梅振衣的三句告诫,灵山的本相,会一直在他心中。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