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白小说 潜力新书推荐 仙侠小说《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比肩《大奉打更人》?这小说什么来头!

仙侠小说《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比肩《大奉打更人》?这小说什么来头!

本书的语言风格非常类似天下霸唱,有一股子说书人之感,读来颇有些江湖味。

“你把我花盆踩碎了,你打算怎么赔。”林寿这个臭不要脸的,恶人先告状。

“我,我,我给你钱,我有攒下一些钱。”

安允梨涨红着脸,好像对弄坏了人家的东西感觉很抱歉很羞愧,掏着包袱,半天只掏出几个铜板。

“这些不够,我那花盆祖传的,先帝拿它撒过尿,皇上给开的光,价值连城,是我的心头肉,宝贝的很。”

林寿胡说的理直气壮,脸都不带红的。

“啊,这,这我,怎么办……”   安允梨有点不知所措,被林寿说的又急又臊,心里想着自己才一出来就闯大祸了,怎么赔呀。

“正好我铺里缺人手,跟我走,给我干活干到把钱还上为止,要是敢偷懒你就准备挨鞭子吧。”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大景朝,乾皇五十九年。

如今朝廷腐败,饥荒瘟疫,人死鬼活,妖魔横行,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

在京城菜市口刑场临街的九号缝尸铺里,林寿前身的职业是给死人殓容的缝尸人——这类人的结局大多都是失踪、暴毙、染病、不祥、疯魔等等。

这里对丧葬仪式过分的重视,就连没亲属管的尸体都会有官府负责送去缝尸入棺下葬。虽然一切从简,都是烂木棺材乱坟岗,但殡葬仪式确实是完整的,就好像不完整走完这套下葬流程,会出什么事一样。

当穿越而来的林寿初次做完缝尸殓容的工作后,他的外挂“卖尸录”根据尸体主人此生“黄字五品”的评价给予了林寿“人面兽心果”的奖励。

林寿吃下后不久便掌握了“造畜术”——人体神经脉络,五脏六腑,牲畜身体构造,骨骼脊椎,人变兽之法,兽变人之道。(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第二次“黄字三品”的奖励是纸扎的“贪戒银”,将其点燃并吸入其散发的烟雾后,繁杂诡异的佛理涌入脑海,林寿学会了点石成金、扎纸成银,能够把人心中的贪念扎成银钱再焚烧干净,是一门修身养性之法。

清晨林寿在路边的摊位吃早餐时,目睹了一人因长期吸食大烟而暴毙街头,接着六号缝尸铺的老瘸子顺手扒走了死尸上的毛毡帽用以取暖。

当夜,林寿得知了老瘸子的死亡消息。第二天前去查看时,林寿注意到尸体缺少了头盖骨,在铺中搜寻一番也没有找到昨日老瘸子扒来的毛毡帽。

于是,好心的林寿把自己的见闻告诉了殡尸司负责处理此事的两个吏目,三人在举办白事的胡同中发现,本应被老瘸子扒走的毛毡帽正好好地戴在了原主人尸体的头上,而毛毡帽底下,正是老瘸子那失踪的头盖骨。

将头盖骨“物归原主”后,殡尸司的吏目随意指定了林寿来缝老瘸子的尸体。通过“卖尸录”显现的画面,林寿知道了此事并非鬼怪所为,其实是最近的连环杀人魔“割头客”的手笔。

不仅如此,“割头客”的真容并非是海捕令上所绘的满脸凶狠的横肉,而是……

本书的优点在于作者对爽点的掌控十分明朗。缝尸的外挂实质上相当于变种签到送奖励,只不过本书中的方式更灵活,让主角的行动更有主动性和目的性。又不至于像系统那样带有强制意味引人不快。

开篇以妖魔横行的背景以及缝尸职业的诡异迅速引起了读者的好奇心,接着又马上揭示了弱小男主的强力外挂制造爽点,其间夹带着虽然老套无新意可是却具有较强观感冲击的小故事。

如此反复几遍,在读者心生厌倦之前又引入了貌美女主以丰富剧情内容,之后再继续开展曲折离奇的情节,最终使得本书的开局有了不错的表现。

特别是其首订成绩更是达到了两万多,目前在今年的成绩榜上排行第三,仅次于我会修空调的《我的治愈系游戏》。

然而,本书的问题在于作者不怎么关心逻辑的构建,这就导致了本书明面上的故事有着充足的张力,可实际上许多内容都经不起推敲,细看之下全是违和感与空洞感。

比如残酷社会背景下初次相识的女主不设心防、突如其来的倒贴。同时,大量以逻辑为代价的情节中必然会出现严重违背常识的失衡场面,最终使得无法彻底满足于小白文的读者在经历一段时间的追更后就难以坚持。

值得一提的是,本书的语言风格非常类似天下霸唱,有一股子说书人之感,读来颇有些江湖味。

加之其爽快但又不失曲折的剧情,以及同样的朝堂捉妖故事背景,让不少人将其与《大奉打更人》相提并论。

总之,尽管本书完全算不上是什么精品佳作,但作为当前快餐文化下的消耗品而言,其签到流的内核让本书的爽点设置迎合了众多爽文爱好者的口味,因此强烈建议喜欢看爽文的书友们尝试一下。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