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白小说 潜力新书推荐 历史小说《大明小学生》这一次,他终于没让我失望!

历史小说《大明小学生》这一次,他终于没让我失望!

非常推荐喜欢轻松向历史文的书友尝试一下。

王怜卿大吃一惊,这小寡妇到底什么来头,怎的从荷包里随便一拿就是二百两钱票!她一个名花榜美人,辛辛苦苦经营了这几年,积蓄也不过一百几十两而已!给秦德威的二百两里,还有一百两是找妈妈借的!她只是想用二百两这种级数的巨款,逼退这强敌小寡妇,却没想到自己直接被钱票反糊了一脸!

今天究竟是个什么日子,为什么自己如此弱小无助又可怜?

她的心已经死了,再厉害的乐师,也弹不出她的悲伤,殇情,葬爱,残魂,泪已经流干,今年的春风格外冷…

《大明小学生》

嘉靖九年,明清司法制度史方向的法学博士秦德威穿越而来,目前是个“身份卑微”的十二岁的孩子,父亲失踪(已升为御马监太监、乾清宫管事),母亲为奴(徐指挥家正房夫人的心腹),叔叔秦祥是名衙役。

秦德威从高烧中醒来时,母亲周娘子正与叔叔秦祥争论:前者想托关系把秦德威送进魏国公府做家奴,图份安稳;后者则希望秦德威跟着自己去县衙里做公差,求个自由。

然而,在想去读书考科举的秦德威的坚定反对下,此事不了了之,叔叔秦祥打算先带着秦德威去衙门长长见识。

次日,秦德威走在街上时见到了身着素服、容貌艳丽的顾娘子,从叔叔秦祥处得知,二十多岁的顾琼枝的丈夫杨员外病逝后留下了四家年利润上千两银子的盐店,于是看上遗产的杨家宗族就给她塞了个十二岁的干儿子杨博,企图继承全部家产,双方随之闹了起来。

见到财路的秦德威很快找上了顾琼枝,并以“瓜田李下”的劝诫之语从一群老牌状师手中抢走了生意。

中午去顾琼枝家中帮她写好诉状后,下午秦德威取巧进入了魏国公的叔叔徐天赐在东园举办的文坛盛会。

当秦德威因年岁、衣着的缘故而无法融入其他圈子,坐在水边的大石头上发呆时,王怜卿误以为形貌俊逸的秦德威是大户人家的书童,便上前搭话希望能与其主人结识一番。

期间虽有几番波折,但为了帮助王怜卿摆脱“悲惨”的困境,深谙人情世故的秦德威作(抄)诗一首,无形中迫使着复古派的王廷相和文会主人徐天赐合力将他钦定为了头名,同时王怜卿也因代书而一举扬名,并伺机给塑料姐妹冯双双发出了致命一击。

预审的前日,县衙四霸之一的董捕头抓走了盐店的丁掌柜,意图栽赃陷害顾琼枝贩卖私盐,进而从中牟利。胸有成竹的秦德威只是让顾琼枝把上门求亲的那些人打发给她的干儿子杨博,暗示他们给杨博请客送礼。

审案的那天,雷厉风行的冯县丞直接按律法得出了“于同族中择人另立为继子,财产香火一并承袭”的结论,但秦德威却将杨博的作为解读出了“以子卖母,悖逆人伦”的意思,并驳回了杨家宗族再寻一人的主张,最终成功给顾琼枝保下了一半的家产。

经值堂书办的提议,接着将审理贩卖私盐之事。再次开堂后,被抓的丁掌柜果然已被收买,当场指认自己所为是受顾琼枝指使,并且董捕头也早在盐店后房中伪造了证据。

这一次,秦德威又会如何应对呢?

本书作者随轻风去,作品有《奋斗在新明朝》《大明官》《仙官》等,多为非严肃、但却比较严谨的明朝历史文。本书也是其出走多年后回归起点之作。

值得一说的是,作者自《大明官》这本书后水平一直飘忽不定,其间更是有出走掌阅、和老婆混用笔名(随清风去)、太监多本等操作,着实是一把好牌打得稀烂。

但好在,本书目前来看还是不错的。

本书与《奋斗在新明朝》有许多相似之处,作者对气运加身、扮猪吃虎、装x跳脸、打情骂俏等情节的运用十分熟稔,兼之男主“饱食人间烟火”的思想作风相当贴切部分男性读者的兴趣爱好,相得益彰之下使得两书前期的剧情、节奏等都有着不错的表现。

或许是为了与《新明朝》进行区分并避免翻车的情形,本书设定男主以十二岁的年龄开局,与《新明朝》开门见山、接二连三的不可描述的内容相比,本书在剧情上收敛了不少。

本书的缺点也如同《新明朝》,一是虽有后宫但感情戏普通,二是降智打击破坏逻辑,三是在偏愉悦、非严谨的风格以及较为浓厚的市井气息的影响下,某些桥段有时会成为部分读者的爽点,有时却也会成为其他读者的毒点。

总之,书中的许多情节从本质上来看确实是早已泛滥的套路,但作者制造爽点的手段仍然具备着不错的趣味性,配合上比较接地气的文字运用和融梗,阅读体验相当不错。

除此之外,读过作者其他书的应该都知道,作者一贯的考据详实且严谨,谓之寓教于乐并不为过。因此,非常推荐喜欢轻松向历史文的书友尝试一下。

最后还是希望作者这次真的能回归初心,不负这么多老书友的期待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